China


方舟子 strikes again:

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认为它是管用的,记载了这么一个著名的故事:有一次地动仪的机关发动,但是人们并不觉得地在动,京师(洛阳)的学者都怪它乱报,几天后信使来了,果然在陇西发生了地震,于是大家都佩服它的巧妙,从那以后皇帝就让史官记载地动发生的方位。

但是这个记载很成问题。按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所说,地动仪建成于阳嘉元年(公元132年),张衡卒于永和四年(公元139年)。在此期间,《后汉书》只记载发生过一次陇西地震,那就是永和三年(公元138年)的地震。一般认为地动仪检测的就是这次地震。但是《后汉书·五行志》说得很清楚,这次的陇西地震在京师是有感的,破坏很严重,“裂城廓,室屋坏,压杀人”,京师学者不会对地动仪的机关发动感到奇怪,与《张衡传》的故事矛盾。可见地动仪检测的不可能是这次地震。

Advertisements

I used to think 韩寒 is just a grumpy young man. He’s now my hero (link):

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。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,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,熄灭灯光,切断电闸,关门放狗,最后狗过天晴,一切都无迹可寻。我只是希望这些人,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,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,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,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,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,那种光明,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。

Again, from Ruan Yifeng:

在中国,当你很相信“理想”这件事,你终究会真正地失败。

It’s his response to the famous DPP legislator’s words:

台湾这个社会让我最感动的事情,就是当你很相信“理想”这件事,你终究不会真正地失败。

哀莫大于心死.

不记得从哪个博客上看到介绍,去年托人带来,刚刚有机会看。何先生翻译的罗素《西方哲学史》我大概这辈子看不完了。在清华时竟然不知道他,太惭愧了。

最好看的当然是联大那一段(比如解聘刘文典、吴晗鼠窜),可是之前讲小学中学时也有许多历史珍闻,比如:

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有很大的不同。国民党注重意识形态,一党专政,个人独裁,以俄为师。孙中山说“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”,蒋介石反共,但是独裁依旧。20世纪二三十年代,英美大萧条,专制独裁是世界性潮流,所以可以理解孙中山。北洋军阀不懂意识形态,所以五四运动才得以发动。北伐以后童子军军歌有一句“我们是三民主义的少年兵”。

正对少先队队歌第一句,我晕!

看完后在网上有找了找,得知翻译西哲史的缘起

50年代,罗素在西方宣传和平运动,就是反美国霸权。所以我们很喜欢,邀请他来中国,他也答应了。可他九十多岁了,身体不行没来成,把自己的《西方哲学史》送了一本给毛泽东。毛把书交给下面的人,要他们翻译出来。那时的出版社出什么类的书,规定很严格的,所有的外文翻译都是商务的事。书交到商务印书馆,商务因为跟我合作过,又交给我,任务就是这样一层层派下去的。我译了前面一部分,后面的也懒得搞了。这事儿到了文革,毛泽东思想工宣队,按说当然是维护毛泽东思想的,说罗素是资产阶级,我翻译他的书就是“为中国资本主义复辟招魂”。

豆瓣的一条评论更有些细节:“何先生的中学、大学同学骆静兰女士,时任商务印书馆的副总编辑···来问老同学有没有兴趣翻译罗素的这本书。因为这是工作之外的“私活”,最后何先生只接了上册的一半,另一半商务委托了南开大学的李约瑟教授(此李约瑟非彼李约瑟,这位李教授已故,其公子任职国家图书馆)。”终于了结了我多年来关于Joseph Needham为什么会去翻西哲史的疑惑。

头文中另有两句印象深刻,一说解放后历史“研究”是“给你一个论点,一个结论,你从史实中找点能证明的例子。这不是研究,而是宣传工作。”还有最后一句“我们这一代人是报废的,比我年轻的那一代人基本上也是报废了的。报废了。”

回来说联大。那是怎样的地方啊!八年中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学识密度。三位校长蒋梦麟、梅贻琦、张伯苓都没有多少学术成就,可是执掌三所大学共达51年(15、17、29),该是世界大学史上的奇闻。五个学院如此:

  • 文:院长冯友兰,历史系钱穆、陈寅恪,哲学系,中文系朱自清、闻一多、沈从文,外文系吴宓、卞之琳、钱钟书
  • 理:数学系陈省身、华罗庚、许宝騄,物理系叶企孙、吴有训、饶毓泰、吴大猷、周培源,化学系曾昭抡
  • 法商:院长陈序经、周炳琳,芮沐
  • 师范

学生就不列了吧。

何先生的同屋是汪曾祺,家里正好有他的文选,看看很舒服,老老实实讲故事、谈天说地,自有一股不俗的人情。后来看阿城文集,对汪推崇备至,说是极少没有文艺腔的作家。

From RYF:

“志远而疏,心旷而放”,“托运遇于领会兮,寄馀命于寸阴”。真是写得太好了,1700多年过去了,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依然生活在高压之下,这两句话就是他们的命运写照。

余与嵇康、吕安居至接近,其人并有不羁之才;然嵇志远而疏,吕心旷而放,其后各以
事见法。嵇博综技艺,于丝竹特妙。临当就命,顾视日影,索琴而弹之。余逝将西迈,经其
旧庐。于时日薄虞渊,寒冰凄然。邻人有吹笛者,发音寥亮。追思曩昔游宴之好,感音而
叹,故作赋云。

停 听 悼 昔 栋 惟 叹 践 瞻 济 将
驾 鸣 嵇 李 宇 古 黍 二 旷 黄 命
言 笛 生 斯 存 昔 离 子 野 河 适
其 之 之 之 而 以 之 之 之 以 于
将 慷 永 受 弗 怀 愍 遗 萧 泛 远
迈 慨 辞 罪 毁 今 周 迹 条 舟 京
兮 兮 兮 兮 兮 兮 兮 兮 兮 兮 兮

遂 妙 寄 叹 形 心 悲 历 息 经 遂
援 声 余 黄 神 徘 麦 穷 予 山 旋
翰 绝 命 犬 逝 徊 秀 巷 驾 阳 反
而 而 于 而 其 以 于 之 乎 之 而
写 复 寸 长 焉 踌 殷 空 城 旧 北
心 寻 阴 吟 如 躇 墟 庐 隅 居 徂

(竖文转换器)

GFW must block this word immediately!!!

农民代表答:会养猪、会交配。
工人代表答:会挣钱、会消费。
民工代表答:会讨薪、会下跪。
保姆代表答:会做饭、会叠被。
退休代表答:会健身、会养胃。
小姐代表答:会上床、会收费。
艺人代表答:会炒作、会陪睡。
文人代表答:会抄袭、会拼对。
商人代表答:会赚钱、会逃税。
官员代表答:会撒谎、会受贿。

From the ever funnier Wearing 3 Watches.

大哭一场,签上我名

小昭“喝茶”第一回

Charter 08

Sorry, too busy to write anything. Read. Cry.

Next Pag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