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Dumping ancient drafts.)

想写这篇东西是在看完《八十年代访谈录》以后。我一直有些羡慕那一代人,当然不是为他们受的苦,而是上山下乡得到的人生经验。不过仔细想想,我其实是在给自己的平庸无为找借口。我实在是彻底对不起我成长的环境。我有极为难得的家庭条件,可以再方便不过地在父母指导下学习几乎所有文化艺术领域的知识,但我完全没有利用这个机会,现在追悔莫及。我妈做学问很刻苦,时不常有意无意地给我讲她看的哲学、历史、音乐、文化各方面的书籍,我听的时候倒也感兴趣,可是自己不去继续看和思考,除了人名以外什么都忘了。因为我从小在音乐学院长大,加上学钢琴到10岁,免不了有一些古典音乐的基础知识,但从来没有系统地学习过,居然要等到清华才上了几节和声课。我爸非常忙,从来没有主动教我有关电影的东西,但如果我去问他肯定会很乐于回答。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荒谬:我从来没和我妈一起认真听过一首曲子,也从来没和我爸一起仔细看过一部影片,听他们讲解、讨论自然就更不用说了。倒是最近打电话有时听他们说说最近看过、听过的作品,可是没法和当面比。所以我至今也没有听全过9贝,没看过伯格曼;即使听了、看了,也是会毫无头绪。

Advertisements